振兴中华,从振奋精神做起 ——专访国家一级书法师张宗彪
体育娱乐
长江资讯网
许衙评 杨海卿
2019-05-10 10:08

文图/ 陕西市政全媒体记者 许衙评 杨海卿

张宗彪教授

  张宗彪,1941年出生于陕西永寿。毕业于西北大学,供职于咸阳师范学院。书法教授、国家一级书法师。3月31日,笔者慕名来到了咸阳宗彪书画艺术中心,采访了国家一级书法师张宗彪。

  记者:张教授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

  张宗彪:我是1941年出生,1948年上小学。上学时,我有两支笔,一支铅笔和一支2分钱的毛笔,启蒙老师教的第一个字是“人”字,学会了这个“人”,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一撇一捺,今天不仅仍然在写“人”,而且在研究用什么做人,做什么样的人。这贯穿我的一生一世。

  者:张教授的书法深受大家喜爱,从小喜爱文化艺术,成了一位有名的书画艺术家,这个过程您是怎么做到的?

  张宗彪:我 从小 喜爱 文化艺术,加上我在学校经常办黑板报,这些都激发了练习的兴趣,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在练习书法。特别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从永寿中学调到咸阳,参与创办当时的咸阳师范专科学校。做团委书记、学工部长、学生处长、基础部书记等职。同时兼职搞大学生的书法教学。倡导在学校里面搞书法讲座,那时没有书法课,创办书法兴趣小组,1981年成立了咸阳师范专科学校书法家协会,我担任主席。每年重大节日如国庆、新生报到等时机举办书法展览,给学校提建议开设书法课,进行书法讲座,从选修课到后来成为必修课,一直到成立咸阳师范学院于右任书法学院。像张永亮教授就是最早书法班的优秀学员,毕业后留校,而担任于右任书法学院院长。书法教授王文杰,都是那时培养书法班的优秀学生。这一切都使我认识到,书法不仅是个人爱好,而且是事业需要。

  师范学院是培养老师的地方,不仅要有渊博的知识,而且要给学生板书写字,从这个角度提出后,得到了学校的支持。书法对我一生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更主要的是对从事的教育事业也有帮助。1964年参加工作从事教育,从兴趣爱好变成自己的一种动力和力量。

  记者:经过多年的努力和拼搏,对张教授印象最深刻的事是哪一件?你有什么感悟和体会。

  张宗彪:2004年春节后正月初四,我突然发病,吐了一点血,以为是胃病,孩子让我去医院查,结果经检查就是胃癌晚期,孩子很担心,没有给我说,隐埋了下来,直到4月在省人民医院住院,确诊为胃癌肝转移晚期,而且是低分化缐癌。仅2个多月,由2个病灶点达到7个病灶点而且还大。医生告诉家人说:做不做手术都很危险,好的话半年,弄不好,三四个月完蛋,所有人负担都很重,当时书画院只有两个副院长,范承斌常务院长,在医院看望时说,你啥都别想,安心养病,今年活动就不一定搞了。因为当年年前元月份,我们就策划了第三届《西部情》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活动,7月份举行,联系赞助单位而且还发了通知,7月22日外省代表报到。


  后来才知道病情,但我没有惧怕,在病床上,我坦然处之,笑对人生,无所谓呀,反过来我做家属子女的工作,而且对范院长说,活动要正常搞。4月12日住院,6月8日手术之后就化疗,仅仅2个月时间头发都掉光了,体重也减少了40多斤,7月20日就出院,没有感到怎么样。活动如期举行,很精彩,移动公司独家赞助,21个省近100余书画家到场,好多人看了后很惊讶很伤心,澳门书协主席连家生也来安慰我,劝我参加一个开幕式就行,其实5天时间我都在现场,送走外省代表。活动后来才知道病情,但我没有惧怕,在病床上,我坦然处之,笑对人生,无所谓呀,反过来我做家属子女的工作,而且对范院长说,活动要正常搞。

  4月12日住院,6月8日手术之后就化疗,仅仅2个月时间头发都掉光了,体重也减少了20多斤,7月20日就出院,没有感到怎么样。活动如期举行,很精彩,移动公司独家赞助,21个省近100余书画家到场,好多人看了后很惊讶很伤心,澳门书协主席连建生也来安慰我,劝我参加一个开幕式就行,其实5天时间我都在现场,直到送走外省代表。活动7天时间,我都是晚上12点后睡觉,最晚的是二三点钟才睡,早上是6点到6点半起床,准备并参加活动。

  患病前的2003年,当时公安部解令,60岁可以考驾照,我就报考了,患病后,3个孩子和女婿都隐埋了病情,为了安慰我,都当我的师傅,利用周六周日时间教我学习驾驶。这些都说明,自己以平和的心态,不惧怕,真正要放得下,看得开。

  2004年6月病情确诊后,坚持了3年时间的化疗,共18次,好坏细胞全杀,对人摧残很大,没有倒下,但我每次回来后,照样写字创作,谈天说地,参加活动,没有认为自己是个晚期的癌症患者,虽然别人都认为,我在人世间时间不长,人也严重变形,但我始终没有屈服,到今年已经整整15年了。当时知道自己的病情,用医生的话说是癌症里最严重的。但内心有个信念,有个力量,就是绝不做癌症的俘虏,癌症必须向张宗彪投降。

  特别是前3年,与病症抗争的阅历中,坚持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即“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对我战胜癌症有极大的指导作用。首先不要怕,相信科学,重视治疗。每次化疗时,医生才通知说时间到了,我才去到医院做1周时间,人也很痛苦,回家后再修养20天左右时间,短的15天,长则1个月,恢复得差不多,结果电话就来了,说时间到了,又该化疗了。我给医生开玩笑地说,在家我刚养好,你们又通知化疗,让我难受,再次把我打倒。最终,我胜利了!


  记者:目前,你擅长那方面创作,你的作品风格有什么特点?

  张宗彪:在我知道得癌症那天起,书法作品就融入了我的感情、我的经历,比如行草的“北国风光”……,为什么说我的与别人不一样。这里篆、隶、魏的东西都有,这并不是自己刻意去创造的,这是自然形成的。是把与癌症抗争的宁死不屈的精神,有形有意无意的融入渗透到我书法创作中,我过去作品阴柔飘逸的比较多,现在是阳刚大气这种精神境界多一点,代表作中“无欲则刚”“厚德载物”“中国梦”等,十八大习近平在会上讲话时,我就用书法写了出来,这是一种感情的融合,我认为笔墨当随时代,要为时代而讴歌,要为人民群众而抒发。国家重大活动、节日等,我都有新作品,这一切都给了我力量,所以说,书法是我的第二生命。书法具有无穷的生命力,让我战胜病魔,让我广交朋友,在用书法交流的同时,走向全国。

  朋友是天,朋友是地,有了朋友可以顶天立地;朋友是风,朋友是雨,有了朋友可以呼风唤雨;财富不是永久朋友,朋友却是永久的财富。在社会上必须广交各界朋友,我们的事业会兴旺发达,小到家庭、单位,大到一个国家。为什么要讲和谐社会,这也是在学习书法上的体会。



  记者:您在创作的同时还经常参加一些的书画笔会等公益活动,有什感悟和体会?

  张宗彪:20多年来,凡有益于社会的公益活动,我都参加。比如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我不但捐赠书法作品拍卖一而且捐了现金;比如贫困大学生资助活动等。2012年在全国人大会议厅,中组部党建网组织书画名家向贫困地区老党员筹集经费捐赠,全国有4个书法家,我是其中之一,规定每人2幅,我带了4幅,全部捐赠现场拍卖8万元捐赠,中组部还给我发了证书,让我觉得很欣慰,觉得自己是应该做的。

  还记得有一年为甘肃解决贫困地区吃水问题搞捐赠,我捐赠了5幅作品,进行拍卖,组织方是武汉一个书法组织,他们说你是名家,给咱们解决一个水窖。我很爽快地答应,而且还资助2个孩子,每个2000元,我还汇了现金。我没有说什么,损赠了作品,还捐了钱。


  记者:在创作过程中,你有什么新的学习经验?对弘扬传统文化和年轻的书画爱好者有哪些希望和寄语?

  张宗彪:在创作过程中,我在不断地肯定自己,更重要是否定自己,不断地研究捉摸。我认为,精品都是经过不断地反复打磨出来的。

  年轻的书法家,必须扎实地学习继承古人,要临贴,把基础打好,另外不要飘忽然,不要单独追求市场经济效益,要将优秀的传统作风发扬继承下去。我没想着用书法给后辈留下多少,过去没有,现在还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在书法道路上走来,也有不少艰辛。我给学生讲,你想一成为一个书法家、名家、大家,或者有一定造诣的人,不是临二个字帖,写上一二年就能成功,更不是一句话两句话。我自己体会有以下四点:

  一是书法家从写字进入书法领域,首先要过写字关,从临贴写字开始直到一步一步进入书法领域。首先要过写字关,临贴写字,这是打基础。有些人坚持不下去,临习古人,继承传统。

  二是必须学习书法理论,提高文化修养,拓宽知识面,不是就字写字,就画画画。

  三是走出书屋,走向社会,在大自然中去,就象毛泽东所讲,深入群众,深入生活。心胸、境界就开阔。为什么我用书法走向社会,不说名山大川看了多少,而是在与人民群众接触的同时,给了我书法创作的无穷力量。

  四是最终拼的是人品,是人生的修养,是最高境界,从出生、懂事、上学、工作的全过程。而不是看你有多少财富,字写的多好。我一生不仅在写人,而且研究怎么样做人,做什么样的人。修养有多高,书艺的境界就有多高。古人说的字如其人、画如其人,真是不无道理。作品有形无形渗透着一个人的人格力量。我随和,有包容心,正如沈鹏的评价:张宗彪的书法大气磅礴、气势恢宏、刚柔相济的书风,至今中国没有看到第二个。就是用书法来战胜癌症。 

  能将这4点贯穿于书法 全过程,是我从7岁开始练习的结果。



  者:你都取得了那些成绩和荣誉?你是怎样看待你取得的荣誉的?

  张宗彪:人不能被光环、荣誉所左右。

  2010年4月22日, 我带着260多幅作品第一次进京,在中华世纪坛搞个人展览,到2018年国庆前,在北京荣宝斋一德阁美术馆搞展览,先后8次进京展。更主要是2014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国近现代第一部书法卷“大红袍”。1993年中国第一部国画大红袍是齐白石、张大千等出的。2013年才提出做书法大红袍,欧阳中石、沈鹏、张海等,当时找的我,人家出版社诚心邀请,要赶在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60周年社庆之前出版。而老前辈新作品拿不出来,6月份签的协议,2014年8月正式出版。2015年6月19日,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主厅搞了新闻发布会和研究会,这些我没有作为骄傲的资本。

  我追求的目标就是,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张宗彪一直是个小学生,通过几十年的奋斗,为中国书法艺术做一点微弱的贡献,足矣。说白了,在张宗彪过世的数十年之后,中国书法艺坛上有一席之地足矣。

  记者:张教授你目前的生活状况如何?

  张宗彪:在县上 烟 抽了十几年,调到师专后,1978年底抽烟难受,口苦,所以也就戒了烟,也不是人为的。原来也喝酒,得癌症后就不喝了,已经14年,2018年才慢慢地抿点,就是最多一两。饭量儿子都吃不过我,至少我每天心情好,生活有规律。

  我有弟兄6个,我排行老大。在生活中,一定要学会包容,母亲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对儿媳妇比对女儿都好。祖母对我的影响很大,父亲文化程度不高,但是解放后担任大队书记,是毛泽东主席接见的第一批劳模。母亲没有文化,心中只有他人,没有自己,去逝的时侯88岁,也从永寿到周至,每天早晨起来,把房前屋后打扫一遍,就是后来到了80多岁时,来学校看望我时,都要把楼道、楼梯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计报酬,谁的忙都帮,她认为,做人不要怕吃亏,这是从爷爷手里传到父母的。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姑娘,姑娘是中学高级教师,我对姑娘说,爸在是领导,肯定不让你退,你刚把高级职称拿下来,更是奉献的时侯。他婆说,给娃娶媳妇,要娶大家奴,不要小家猴。因为大家有教养,主人不吃饭,小孩不能动筷子,小家子少教,有时惯娃。

   记者:请张教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书画院的基本情况。

  张宗彪:书画院成立25年来,2001年到2015年搞了7届《西部情》全国书画家邀请展览交流观光活动。当时市上领导说,一个民间团体把咸阳书画活动搞得这么好,是建国以来咸阳没有的。前七八年,书画院和我个人承担费用,原办公室主任车春走时结算书画开支,我个人累计垫资四五十万元为咸阳书画院的活动。租赁费、物业费、管理费、赞助费,特别是第一届大赛当时学生答应好,但后来企业效益不好,倒闭,支出的近3万元,我现在还垫着。书画院的几位副院长语重心长的说:您张宗彪院不仅是家人的子女的,也是我们书画院大家的。病后,什么都不怕,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采访,张教授心情很激动,谈得很透彻,很深刻。随后,我们对张教授的副院长郭豫雄进行了采访。

  郭豫雄说,20多年,真是不容易,张院长病后我们都很担心,万一他倒了,这个组织就散了。张教授心胸很宽广,从不与他人计较。我们每次搞活动,都邀请其它同行组织。张教授认为,咱们要尊重他人,不要管他人如何做。

  这就是一位大家的风范,心中有爱德自高!



咸阳宗彪书画艺术中心院长张宗彪(中)、副院长郭豫雄(右二)、院办主任胡言玲(左一)和本刊总编许衙评(左二)、副总编杨海卿(右一)合影。


咸阳宗彪书画艺术中心院长张宗彪向本刊总编许衙评赠送书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