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热点问题的探讨
综合资讯
长江资讯网
田园
2019-06-04 15:37

5月20日,“2019中国全过程工程咨询高峰论坛”在北京西国贸大酒店隆重举办。行业领导、业界知名人士、行业专家等500余人参与大会,共同分享,探讨BIM、法律问题、造价咨询、工程监理、FIDIC理念、招标代理、通信项目在我国全过程工程咨询中的实践问题与解决方案,以及“招标+金融”模式、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热点问题的探讨。

  本届高峰论坛具有鲜明的特点,主办方集中行业最关切的问题,邀请行业一线大咖,从企业发展经验对每个论题进行深度讨论。既有实践的摸索,也有对未来的展望。在“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热点问题的探讨”中,中国光大国际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总经理申要杰、中国环境保护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智、上海康恒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焦学军、绿色动力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卫出席论坛,对行业里面临的政策环境,行业人士关注的焦点问题进行探讨。中化商务公司副总工王爱军为论坛主持人。

  目前,这四家企业占据了中国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装机容量,包括垃圾处理量,至少60%以上的市场份额,是行业真正的领 先者。

  今年,国务院提出了建设无废城市的设点通知,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对新的垃圾分类提出的具体要求,现阶段我们作为投资人目前主要负责垃圾的后端处理,而这一政策的执行将给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处理好前端和后端实现最大“赢利”

  今年,垃圾分类成为行业热点,但这并不是替代垃圾焚烧发电的方式,垃圾分类和垃圾焚烧发电是有效处理生活垃圾的两种合理方式,实现垃圾的减量化。中国光大国际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总经理申要杰表明观点。

  垃圾分类是从源头上采用分类的方式减少垃圾进入终端的量来控制,垃圾焚烧发电它主要是从终端上实现垃圾的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这两种方式我认为是相辅相成的,是产业链条上前端和终端的一种关系。

  在垃圾焚烧发电的处理方式中,要求既要谋远虑又要解近忧。谋远虑就是要开展有效合理的垃圾处理方式来解决未来垃圾围城的一种问题。解近优就是通过建立高标准的垃圾焚烧发电发电厂。

  在国家号召下,垃圾处理途径原来是多填埋少焚烧,我们通过建立垃圾焚烧场实现少填埋,通过合理的垃圾分类最终实现少填埋少焚烧,从源头上控制垃圾处理量。

  垃圾焚烧发电作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应发挥它的最大效益,即政府要省钱,企业要盈利,百姓要受益的“三赢”效果。当垃圾分类和垃圾焚烧发电一起解决垃圾量问题时,也要考虑这个“三赢”效果。如果采用垃圾分类前期政府需要投入多大的钱,企业从中能获多少的利,从后端去推前端,这是一个值得研究和探索的课题。目前,光大国际在垃圾前端的分类和收转也开始了自己新的业务,努力为国家环保生态改善做出贡献。

  合理的项目规模比保底量更重要

  针对政府取消保底量的问题,上海康恒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焦学军认为这对于垃圾焚烧发电而言,保底量取消并不是致命的。因为垃圾焚烧发电厂主要的收入是电。投资人应该判断的是,在投资这个项目或者为项目设计规模时,对垃圾量做一个合理判断,这个比保底量要更重要。

  具体来说,在经济发达的地区,如浙江、江苏、广东垃圾多,有足够的垃圾可以发电,垃圾发电厂规模大,把相应的补贴政策释放下来,它是能够承受的。但对于一些经济落后的地方,它只有三五百吨的垃圾,但却要建一千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咨询公司在给政府做咨询时定一个合理的规模比合同里写一个保底量更重要。

  取消保底量有可能影响欠发达地区垃圾处理能力

  中国环境保护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智对于取消保底量问题,用大量数据佐证,对很多地方的财政支付方式达不到而担忧。

  黄总首先从规范补贴的起源说起,并对每一次政府补贴的调整对行业的发展情况进行总结。

  2006年之前垃圾发电在国内已经开始兴起,但是建的厂非常少,那个时候的电价基本上是3毛多。

  2006年之后国家出了一个政策外加补贴0.25元,这个时候东部的发电厂慢慢的推进起来。

  2012年801号文国家发改委就进一步明确了这个电价补贴,把电价锁定到0.65元,分两级进行分摊,相当于给这个产业打了一个强心针。垃圾焚烧发电在这个过程当中迅速的发展起来,我们在座的这四家应该来说都是从2012年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在2012年之前,中国环境保护集团有限公司垃圾发电厂只有五六家很少,但是到2018年底公司已经有几十家,就是在2012年-2018年期间我们发展起来的。

  目前,东部发达地区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已经基本完成,行业转向中西部和东北这些欠发达地区发展。如果取消保底量,按照现在的预算,是中西部、东北欠发达地区的财政支付能力所承受不起的,同时,垃圾焚烧项目运用PPP模式,一旦地方的财政支付方式达不到,PPP项目有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流产,不利于当地的垃圾围城处理。

  积极备战高效发电技术

  绿色动力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卫认为,取消保底量的实施,对投资人高效垃圾发电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实行精细化管理。

  垃圾分类和垃圾焚烧发电应该是并存的关系,垃圾焚烧最终还是终端的手段,垃圾分类只是中间环节的优化手段。以日本为例,垃圾分类之后垃圾焚烧量还是上升的,它通过升级之后把垃圾焚烧厂进行改造,实现更好的垃圾量化处理。这应该是垃圾焚烧的精细化管理和高效运行的榜样。

  目前,保底量、电价补贴、超标排放征税等政策,实际上倒逼垃圾焚烧行业必须提高自己的企业实力,必须从管理方面和参数方面去着手提高企业效益。

  在精细化管理方面,绿色动力把操作过程进行流程化,把流程进行数据化标准化,最后通过信息化来实现精细化的管理。高效运行方面,则是从焚烧炉设计着手,进行标准化设计,向国际靠拢。通过高效高参数洁净排放来满足国内的最新要求,通过精细化管理来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满足长周期安全环保的要求。

  在论坛的最后,主持人中化商务公司副总工王爱军做精彩总结,并提出绩效管理是政府对于投资人按照合同的履约进行约束,引导投资人既要重视建设也要重视运营,共同推动垃圾焚烧发电的健康发展。